央廣網北京12月30日消息 據中國之裝潢聲《央廣新聞》報道,中國之聲開播十周年特別紀念《為了更好的未來》。
  今年是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第一seo套節目以“中國之聲”的呼號向全國播出的第十年。十年來,作為國家電臺的首席頻率,中國之聲把自己當作一個平臺,一個政府和百姓都能在這裡發聲、討論、交流的平臺;十年來,作為一個新聞頻率,中國之聲做真實的新聞,做有思想的新聞,做有溫度的新聞,做歷史的記錄者和思考者。
  今天的每個整點,我們都選擇了一件十年室內裝潢來和你一起見證過的新聞事件,也是中國之聲當時有影響力的報道,來重溫一些瞬間,透露一些幕後,評論一下影響,既是紀念一起相依相伴、共同成長的十年,也是表達始終如一的心聲:心懷美好,相信進步。
  本時段聚焦化療飲食:八年前,因為三峽建設工程而需要遷往新家的人們
  >>錄音報道
  重慶開縣位於重慶東部,是三峽庫區22個縣市當中被淹沒面積最大的地方,這裡也自然成為三峽襯衫移民工作的重點地區,不久前我們的三位同事前方開縣採訪,他們意外的發現開縣豐樂鎮烏楊村很多村民竟然有兩個戶口本,農民們說其中一個戶口本是真的,另一個是假的。
  記者:你叫什麼名字?
  村民:我叫楊歌俊。
  記者:把您三個兒子的名字也都改了,你們全村所有的鄰居都是這樣的嗎?
  村民:我們108戶。
  記者:108戶,為什麼呀,你們每個人都有兩個戶口本,兩個名字?
  村民:他就是說讓我們辦移民。
  什麼人處於什麼樣的考慮,一定要給農民造一個假戶口?連線記者丁曉兵:你到豐樂鎮派出所之後,瞭解到什麼情況?
  丁曉兵:我們接著找到了派出所的所長黃建國,可是他們不僅不打算追查假戶口的來源,而且派出所和當地政府似乎有一種默契,就是這些戶口應該在當地政府部門手裡,或者在政府機關手裡。
  村民們都說上面強迫他們辦假戶口就是為了套取國家的移民款,為了進一步證實有關方面辦理假戶口的目的,《新聞縱橫》派出了第三路記者李宇飛前往重慶市移民局調查。
  記者從開縣豐樂鎮烏楊村的這些假戶籍中,隨機的抽取了兩戶人家6口人,這些名單都是偽造的,咨詢重慶市移民局結果發現,這幾個今年5月份才造起來的假名單,竟然已經混進了早在1992年就建立的移民檔案中,本來是6個移民,在這裡搖身一變就變成了12個人。
  重慶市移民局農村移民安置處的工作人員張宏拿著記者當時提供的名單,詳細咨詢了開縣移民局之後說,這些名單上的人的確都在檔案裡邊,屬於計劃要下一步搬遷的四期移民。
  主持人:這位工作人員一再的說肯定不會有假移民?
  記者:對,開縣移民局信訪科的陳會賢科長說,這些名單上的人都在移民檔案中,而且按照規定他們每個人將來大概能得到25000元左右的移民款,當然這個村民們都說了,將來就是用這些假名單套取出來的錢,肯定不會給到他們村民頭上。
  這些今年5月剛剛造出來的假名字居然已經混進了92年的移民檔案里,現在還有這樣一個疑問,就是據我們記者初步瞭解,僅開縣豐樂鎮烏楊村一個村就有假戶口108戶400多人,如果任由他們套取移民款,這可能涉及的就是上千萬元。
  以上2005年的時候中國之聲關於三峽移民假戶口事件的報道,參與當年報道的記者丁曉兵來到直播間。
  能不能用幾個關鍵詞來概括一下,此時此刻的感受?
  丁曉兵:我會用4個關鍵詞來表達我的感受。首先就是遺憾,因為當初接受採訪的這些村民都是三峽庫區移民,他們要搬遷走嘛,加上當時他們大都沒有手機,留的都是固定電話,結果搬遷以後都變了,聯繫不上了。說實話我一直想找到他們,想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是不是一切都好。還感到遺憾和抱歉的是,那次採訪,很多開縣村民,很多開縣的其他人都有我們幾位記者的聯繫方式,現在我還都能接到他們打來的電話,反映各種問題和各種線索,但是由於這其中大部分內容不符合我們報道的要求,也沒法幫到他們,所以這也讓我很遺憾。
  這個事件報道出來之後,相當令人震驚,當時這個新聞線索是怎麼被髮現的?
  丁曉兵:發現這個新聞線索很偶然,我的第二個關鍵詞就是偶然,當時我和現在北京記者站任職的劉天思去開縣採訪另一個選題,在採訪結束的時候,被採訪對象突然問我們說,能不能幫幫村裡的一位身體殘疾的老太太,我們說那就去看看吧,就到老太太家讓她兒子把這個老太太的殘疾人證找出來,結果找了半天沒找出殘疾人證,找出真假兩個戶口本給我們看,我們當時很吃驚。聽到村民又說這兩個假戶口是辦移民款,就是當地政府為了套取移民款用的,我們意識到抓了一條“大魚”。但三峽工程事關重大,這個線索又跟我們原來的採訪毫無關聯,而且當時只有村民一面之詞,沒有任何其他證據,我們想著怎麼說服領導同意我們留下來繼續採訪,我們倆當時就強壓住心頭的興奮,因為沒有電腦,就先趕回當地縣城找了家網吧上網,趕緊查跟三峽移民相關的各種政策文件和法律法規,又連夜商量出調查取證的方法和路徑,加上得到了當地村民的配合,我們迅速拿到了足夠讓領導下決心的證據,也因此最終促成了這個報道。
  三峽移民是大事,這個假戶口事件報道起來恐怕不會那麼順利,是有阻力的,也難度的。
  丁曉兵:沒錯,所以我的第三個關鍵詞就是感謝。因為當時的採訪風險和難度非常大,對記者來說,尤其涉及到政策把握,涉及到如何取證,加上我們當時是第一次選擇了直播的方式來報道,輿論監督的報道,需要我們記者留在當地邊採訪邊報道,其實當時還是很擔心當地牽涉其中的一些人會打擊報複,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取證這塊兒如果沒有當地老百姓配合的話,也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對於參與取證的人來說,他意味著要暴露身份,就要冒著將來可能被打擊報複的風險,但是當地村民還是很勇敢,他們義無反顧地站了出來,不但幫助我們調查取證,而且還通過各種方式保護我們。對於他們的勇氣和智慧,他們對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對中央台記者的無條件信任和支持,現在我最想說的其實就是謝謝!
  《重慶開縣三峽移民假戶口事件調查》已經過去了八年時間了,當年為套取國家對三峽移民安置補償款的那些鄉鎮幹部如今已經得到他們應有的懲罰,但遷往新家的老百姓他們現在的生活還好嗎?房子怎麼樣?沒有了土地,他們又是靠什麼生活?帶著這一串的疑問,我們的記者再次踏上了這片土地。
  中央台駐重慶記者陳鵬:從重慶主城驅車5個小時,我們來到了開縣的新縣城,三峽大壩蓄水175米後,地勢低窪的老縣城已經完全沉眠於平靜的長江水之下了,行車在廣寬的城市主幹道上,司機劉師傅一直在感嘆,幾年沒來開縣,城市變化巨大,碗狀的體育中心、鱗次櫛比的高樓小區,令這位老司機已經回憶不出開縣當年的樣子,為了找到豐樂鎮烏楊村實地回訪,我們一路詢問,好在烏楊村距離開縣新城不遠,半個小時後,我們來到了曾經的事發地烏楊村。張女士今年40多歲,2005年以前,張女士的家在山坡下有幾分土地,家裡人靠務農為生,蓄水起來後,土地和房屋都被淹沒了,他們用積蓄和政府的補償款蓋起了現在的這棟房子,因為沒有土地,老伴和女兒都在外地打工,一年很少回家。
  張女士:我大女兒出去打工了,老公出去打工了,我老公在福建,女兒在重慶,他們一年也掙不了多少錢。
  記者:他們一年能回來幾次?
  張女士:一年回來一次吧。
  記者:您這房子什麼時候修的?
  張女士:2006年以後修的嘛,以前的房子是老房子嘛,當時用了十幾萬。
  回訪中記者發現,能夠回憶起當年辦理假戶口事件的人並不多,好在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還能依稀想起,趙老今年78歲,他告訴我們,當年經手辦理假戶口騙取國家移民補償款的人已經去世。
  趙老:就是以前生產隊的隊長搞的。
  記者:當時的目的是什麼呢?
  趙老:就是多得國家的錢。搞的假戶口就是為了騙國家的移民款。
  記者:那後來這個事怎麼解決的?對您的生活有沒有什麼影響?
  趙老:對我們沒多大影響,主要是國家的錢。
  陳鵬:如今,趙老已經辦理了“自謀”手續,從農村戶口轉成了城鎮戶口,每個月可以領到905元的退休金。
  記者:現在一個月能拿到多少錢?
  趙老:他是按照年齡分等級,我是拿的905一個月,905元基本上吃是夠了。
  記者:小胡是記者在採訪中碰到的為數不多的年輕人,正在母親家幫忙做點事,她告訴記者,和大多數地區一樣,現在農村的壯勞力都去外面打工了,他們這些年輕人都已經不會種地,也不想回到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里去,在外面打工一個月能掙到幾千塊錢不錯了。
  記者:我看您現在這地估計也就10、20幾個平方了,以前可能有幾十丈的地,那您靠什麼來維持生活呢?
  小胡:打工啊,因為我們也做不來地,從小讀書,讀完了就出去打工,自己反正有個手藝,在廠裡面做事嘛。現在的生活要好一點。
  記者:採訪中我們發現,外出打工,幾乎成了大多數烏楊村村民的選擇,他們走進了車間,走進了工地,靠著自己的勞力或者手藝謀生,雖然經濟條件比種地時有了改善,但家人分隔兩地卻也成了他們不得不面對的現狀,在這裡我們由衷地希望隨著開縣新縣城的發展日新月異,當地老百姓可以儘快享受到發展的紅利,在家就能找到工作,希望他們的生活能越過越好。
  中國之聲特約觀察員劉萬永:聽到開縣假戶口的報道,我想到了一段相聲《反正話》,把別人的話倒過來說,比如說“我肚子疼”變成“我疼肚子”。開縣人“杜子平”就變成了“杜平子”。不同的是,說反正話是為了娛樂,但是把人名顛倒是為了套取移民安置補償款,而且數額巨大,幾千萬。我仿佛能看到記者為了核實每一個細節四處奔波的樣子,比如從村裡面到縣裡面再到市裡面,可以說再做這個報道的時候,除了村民基本上沒有人願意接受記者的採訪,但是記者為了要取得證據,就得要突破各種困難,最終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要在事實方面做到無懈可擊。其實這也是新聞工作的魅力所在。應該來講維護公共利益是一個記者還有一家媒體應盡的職責。為了三峽工程的建設,當地人民付出了很大的犧牲,有的需要背井離鄉,有的要移民。國家也投入了大量的資金,但是怎麼讓這些錢花在該花的地方,讓需要得到的人真正的拿到錢,就需要杜絕各種的漏洞。在這方面,應該發揮媒體監督的作用。通過記者的採訪,揭示出問題出在哪?癥結在哪然後對症下藥,找出最終能夠防止問題再次出現的制度上的漏洞。事實上,中國因為各地的情況差異比較大,要出台一項政策,執行過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現問題,無論是防止執行中出現偏差,還是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都離不開媒體的監督。我認為除了政府部門,尤其是領導幹部應該認識到,媒體的監督是開展工作、推動工作的重要力量,應該大力支持,不推諉、不刁難,真正實現中央領導同志倡導的要“創造條件讓群眾監督政府”。只有各種向前的力量匯聚在一起,才能更好的推動社會的進步和發展。
  今天14點整,中國之聲十周年特別紀念《為了更好的未來》將為您繼續直播,中央台記者白宇將帶您回顧不惜"開胸驗肺"的深圳農民工艱難維權之路,歡迎您繼續關註!  (原標題:中國之聲十周年:重慶開縣三峽移民假戶口事件調查)
創作者介紹

1601

uc81ucilh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